槐七

你们想看什么
尽管告诉我这个宠你们的槐七
……

反正我也不写
嘿嘿嘿
啾咪❤️

微信体第四十弹来啦
时隔多日的我突然开箱是不是很吃惊呢
嘿嘿嘿
看看角儿们继续吐槽搭档吧
还是希望你们喜欢诶
侵删

内个啥,挂个人
为什么提前到八点了,详情请看图(p2)
p1是空间图
p2是聊天记录(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的)
p3到p10是宝贝儿们的空间(已经过同意,因为人数有点多,我就不一一艾特了)

人数多,而且lofter只能放十张,有些小伙伴的空间没有放上去,万分抱歉!

这个bot我看了看,很多别的太太的图都没有标明出处,我也不清楚有没有要到授权,不过这个事儿还是蛮严重的,希望大家可以甄别。

还有啊,咱们都是小仙女,不要骂人哦,咱们要做最有素质的德云女孩儿

第一次挂人,有哪些不周到的,希望原谅

啾咪儿~

老师太爱我了怎么办(祥林)

急流岩上碎:

和我家宝宝 @槐七(请假中) 共同的脑洞,不过她太忙了就由我来写啦,写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。




龙龄的姊妹篇在此 。




http://lanyin096.lofter.com/post/1fca5e17_1c63694bb





九月一日,晴。




郭麒麟告别了来送自己上学的老父亲,和自己的表弟王九龙一起望着巍峨耸立的学校大门发呆。




当然了学校大门对王九龙来说并不巍峨耸立。




王九龙从书包里抽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地图,反反复复地看了两遍,颤颤巍巍地把地图递给郭麒麟:“表……表哥,你能看懂这个吗?”




郭麒麟瞪了他一眼,这死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老郭家的亲侄子,长得死高死高,脑子还不好使:“你能干好什么?”郭麒麟一把抢过地图。




我去?




这地图怎么画得像迷宫一样?这都什么鬼画符?郭麒麟皱着眉严肃地把地图翻来翻去,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。




“表……表哥,你拿反了。”王九龙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


开学第一日·玫瑰园公主们·大危机。




“你们是新生吗?”这时一个看起来像是在绕着学校小路跑步的中年男子走过来问他们。




两人一起星星眼地转过头:“是!是!我们迷路了!”




好心的阎鹤祥看着眼前两个……嗯……可爱的男孩子,可爱是可爱,就是……智商好像不怎么高的亚子……




“你们两个的录取通知书给我看一下吧,我是学校的老师。”




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手忙脚乱地翻自己的包,个子矮一点的先翻了出来。

“给您。”阎鹤祥拿过他的录取通知书,历史学专业,郭麒麟。阎鹤祥突然想起来这个郭麒麟他是有印象的,阎鹤祥身为历史文化学院的副院长,新生名单他是看过的,这个学生的名字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。

他大概了解了二人的情况,就把他们往宿舍的方向领。

王九龙是男生宿舍一号楼,郭麒麟是二号楼,于是表兄弟俩就在甬道上洒泪分别。

阎鹤祥看着这俩活宝。

你们是不是削微有点戏多了??

一号楼和二号楼分明中间就一条路?????

男生宿舍二号楼隔壁就是教工宿舍,郭麒麟的东西也比较多,于是阎鹤祥就把郭麒麟送到了宿舍门口。

“啊就是这里!谢谢阎老师!”郭麒麟给阎鹤祥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。

阎鹤祥笑着摆了摆手,就回了自己的宿舍。

郭麒麟踏进宿舍的第一秒就被三个黑影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“你就是郭麒麟吧!”

“看起来好可爱啊!”

“你吃饭了吗?”

说这三句话的就是郭麒麟的室友,文学院的陶阳和李九春,俩人都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,还有外国语学院的秦霄贤,这货是学英语专业的,也是唯一一个关心郭麒麟温饱的男人。

三个人帮郭麒麟把行李和东西搬进宿舍,并帮他铺好了床。

对不起,长得可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。

郭·一脸骄傲·麒·牛得一批·麟已上线。

年轻的男生们很容易打成一片,四个人很快就开始勾肩搭背了。在东北人秦霄贤的建议下四人在学校的第一顿晚餐是烤冷面。

陶阳表示这是什么奇妙的美食。

李九春表示世上再也没有如此出尘绝艳的食物了。

郭麒麟只有两个字:上头!真上头!

四个人围着烤冷面无比快乐,郭麒麟早已忘记了他可怜的小白菜表弟,在烧饼和孟鹤堂的双面夹击下无助地生存。

那天晚上,郭麒麟史无前例地失眠了,在学校风景秀丽,专业是自己喜欢的,舍友也十分友好甚至颜值统统都在线的情况下,他本不该失眠。

他听到隔壁床的秦霄贤在练习口语,在念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。

这货念起英语来还真性感,一点也看不出傻气。

等等!是不是这样我才睡不着的????

郭麒麟带着疑惑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是副院长给所有新生开大会,开完会当天下午就开始军训了。

郭麒麟起了个大早,把自己收拾得立立整整的,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向了会场。

郭麒麟是踏着点儿到的会场,后排已经坐满了,没办法,他只好坐在了第一排。不多一会儿,传说中的副院长就进来了。

郭麒麟一抬头,蒙了。

这不是阎老师吗????

我勒个去!!

郭麒麟难以掩盖内心的诧异,难道我是被自己院的副院长送到寝室的???

阎鹤祥也看见了郭麒麟,竟然就走到了他面前。

“宿舍还住得惯吗?”

郭麒麟“蹭”的一下就站起来了:“住住住得惯!”

阎鹤祥还想继续跟郭麒麟聊聊,可是一边的另一个老师已经在催了,阎鹤祥只好上去开始了演讲。

不像其他学院的老师夸夸其谈,阎鹤祥是一个不喜欢废话的人,大概布置了一下新生的军训事宜,介绍了一下学院概况,看到院长进来之后就很开心的下了台,下台之前顺便介绍了一下院长。

“下面欢迎院长谢金先生上台给新生们说几句。”

然后阎鹤祥就下来坐到了第一排,郭麒麟的旁边。

郭·不敢说话·麒·十分害怕·麟,只剩下了尬笑。

郭麒麟表情僵硬地转回头去盯着院长,院长看起来跟他表弟一样高……

不过谢金倒是没有什么架子,语言幽默,在场的新生们都对本学院抱有了极大的信心。

可惜随后的军训就让各位新生们笑不出来了。

他们学校的军训以时间长,管理严格而出名,郭麒麟和曹鹤阳的学号是连着的,于是站在一起,后来曹鹤阳竟然惊奇地发现,这个小可爱就是自己宿舍那个大白塔的表哥。

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

两个碎嘴子十分投缘。

不过郭麒麟的身体素质到底是不怎么样,站了一上午就有点头晕脑胀,脚步虚浮的意思。

下午刚开始没多久,郭麒麟就感觉两眼一黑,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校医院的病床上,旁边是阎鹤祥在守着他。

“醒了?”阎鹤祥拿过床头柜上的水,递到他面前。

一瞬间郭麒麟觉得十分委屈,不知道为什么,可就是觉得委屈极了。他接过水杯小口小口的喝着。眼眶红红的:“谢谢老师。”

阎鹤祥看着他的样子,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。他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想要好好心疼面前眼眶红红的小孩儿,想要抱抱他。

病房里一片静谧。

阎鹤祥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郭麒麟,嘱咐他有什么事就打电话,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病房。

而此时的郭麒麟呢,则收获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,看到阎鹤祥他就感觉无比安心。

郭麒麟躺了回去,发现自己的脸特别烫。

我……我这是怎么了?

还没等郭麒麟整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,窗外的一道雷打断了郭麒麟的思绪。

其实郭麒麟有一个秘密,他很怕打雷,连王九龙都不知道。

郭麒麟一下就慌了神,摸出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好。

最后还是打给了阎老师。

“阎……阎老师,我是郭麒麟。”

“奥,郭麒麟啊,这么晚找老师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老师……我……”郭麒麟张了张嘴,发现[害怕打雷]四个字竟然这么难以说出口。

其实这边的阎鹤祥也大概猜到了郭麒麟是害怕,但不知道他怕什么。

阎鹤祥想起了郭麒麟红红的眼眶。

“老师现在就过去看你,不怕啊。”阎鹤祥匆匆起床穿衣,听见了电话那头蚊子一样的声音。

“谢谢老师。”

阎鹤祥飞快的跑到病房,夜深人静,外面是轰隆隆的雷雨。

他看到郭麒麟整个人缩在被子里,满头大汗,不住地颤抖着。

“麒麟,你没事吧?”阎鹤祥坐在了床边把郭麒麟从被子里挖出来,替他擦了擦汗。

“我怕……”郭麒麟捂着耳朵,小脸都皱成了一团。

“没事儿。”阎鹤祥把自己的耳机戴在了郭麒麟耳朵上,里面的歌就像蜂蜜一样,《莉莉玛莲》。

阎鹤祥用手温柔地盖住郭麒麟的耳朵。

就这样待到了雨停。

乌云都散开了。

郭麒麟不好意思地拿下耳机。

“麻烦您了老师。”

阎鹤祥笑着摇摇头:“现在好点了吧,是不是怕打雷啊?”

郭麒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阎鹤祥也看得出来郭麒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也不再继续追问,只是静静地和郭麒麟待着。

月光洒了进来。

“今晚月色真美。”郭麒麟看着被单上的一小块月光,赞叹道。

阎鹤祥彻底沦陷了,月光下郭麒麟的脸仿佛光影变换的睡莲。

不行,阎鹤祥,他是你的学生!

他用力甩了甩头。

后来郭麒麟就这样错过了大半程的军训,开始了他们的课程。

后来的小半个月,郭麒麟都没有再见阎鹤祥,可是那晚的月光一直困扰着他。

阎鹤祥带着大一的世界古代史,每到这节课,郭麒麟是手机也不玩了,小说也不看了,要多认真有多认真。

曹鹤阳内心觉得,这孩子有毒。

郭麒麟连续失眠了好几天,实在熬不住了,于是他偷偷溜出宿舍给自己的小舅舅打电话。

“喂老舅?”

“怎么了崽子?”

郭麒麟的小舅舅张云雷是个情感专家,作为前提。

听了郭麒麟的叙述,张云雷十分轻蔑地抛出一句:“傻小子,你那是喜欢上人家了。”

张云雷的话就像一壶冰水,把郭麒麟浇了个透心凉。

随即又笑了起来。

小舅舅说得没错,我是喜欢上阎老师了。

郭麒麟跑回宿舍抄起外套就跑向教工宿舍。

他坐在教工宿舍前面的花坛牙子上,远远地看到阎鹤祥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“阎老师……”郭麒麟蹦到了阎鹤祥面前。

“麒麟啊,有事吗?”阎鹤祥笑眯眯地问道。

郭麒麟张了张嘴。

“今晚月色真美。这次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我是你的老师,我不能……”

阎鹤祥看着眼前他一直故意躲着的少年,他不能再任由自己继续沉迷下去,他不能害了他。

所以就算他看着郭麒麟十分失落的背影,他也不能,也没有资格,去拥抱他。

戏剧性的是,郭麒麟出来表白绝对没有看天气预报。

阎鹤祥刚刚走到自己的宿舍门口,一道惊雷劈下。

阎鹤祥立马慌了神,他急忙跑下楼去,看到郭麒麟蹲在花坛边,眼神十分无助,就像一条被人遗弃的狗狗。

阎鹤祥认命的把狗狗领了回去。

“阎老师,我真的不在乎这些……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……我……”郭麒麟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,“我是不是很差劲……”

阎鹤祥别提多心疼了,可是,他实在是怕。

“你先在这里待一会,我去买点吃的。”

阎鹤祥逃避了他的话题,去到了他常去的小饭馆,谢金也在。

“谢爷,您吃饭呢?”

“嗨,家里的小祖宗生气了,出来给他买点好吃的。”谢金的语气宠溺,看得出来很甜。

“您……最初是怎么确定了想跟东子在一起的呢?您就不怕吗?”

“怕呀,怎么不怕。”谢金平静地说,“不过,还没冲过去就说一定会受伤,只是给自己找理由,不用为任何事出力。”

“……您说得对。”

阎鹤祥拿了吃的回了宿舍,看到郭麒麟还委委屈屈地坐在自己床上。

“吃吧。”阎鹤祥把饭放到郭麒麟面前。

“咱们……试试吧。”阎鹤祥轻轻握住他的手。

郭麒麟猛地抬起头。

被饭噎出了眼泪,只是不住地点头。

阎鹤祥赶紧拿水给他顺了下去。

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,笑了。

后来的事情据曹鹤阳叙述十分辣眼,上课的时候眉来眼去,下课郭麒麟还总去阎鹤祥办公室。

曹鹤阳感觉,卑微。

初冬就这么来了。郭麒麟不负众望地感冒了。

好在他的阎老师事无巨细地照顾他,上课的时候给他带药啦,让他一直住在教工宿舍啦。

秦霄贤表示郭麒麟的床现在就是宿舍的杂物间。

不过后来被来借体温计的表弟撞了个正着就是后话了。

期末考试之前,郭麒麟鼓着阎鹤祥陪他去图书馆学习,却明里暗里勾引他。

被阎老师按在墙上教做人。

不远处的张九龄:打扰了,阎老师。

郭麒麟想,其实,就这样一辈子,也不错。



咳咳……请个小假
因为最近琐事太多了
每天都会很累,基本上就是回到宿舍倒头就睡的那种
所以我思前想后,还是请个假比较好
暂定为半个月
半个月之内我可能不会上lof了
ovo
但是我的心还是在想着你们的!!!
啾咪儿~
爱你们哟~~
(。・ω・。)ノ❤️

为什么我收不到私信嘤嘤嘤
系统显示我收到了
结果一打开却什么都没有
所以错过了好多小宝贝的私信QwQ
不是故意不回啊
求原谅
如果有小伙伴要给我私信
可以多发几条
系统吞不过来
哭唧唧

微信体番外篇
《当角儿们遇到土味情话》我也不知道第几弹
我终于在今天十二点之前发出去了
嘿嘿嘿
希望喜欢呀
侵删

不更文的日子的确安逸诶~
这样的日子可以再给我来一沓嘛
我估计你们也和我一样很开心der
日常一皮
我相信你们不会想打死我的
嘻嘻嘻

微信体小特辑
算是《论梦》背景吧
如果宝贝儿们看完之后发现没有了
那就是被屏蔽了
我会慢慢解屏
如果解屏不成功
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
希望喜欢
侵删

继续加油
我不发不就得了吗?
没有任何敏感词汇就屏蔽
好棒棒哦
就算是链接也得给我吞了
怕了怕了
这期算是废了

微信体第三十九弹来啦
看看角儿们是怎么吐槽小日子的
我在里面埋了一个小小的彩蛋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呀
(其实写的有点胡言乱语大家见谅)
希望喜欢呀
侵删